中文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绿色之梦


                                        ——1999年11月30日在台北国际生态艺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非常感谢以金恒镖先生为理事长的台北生态艺术协会邀请我们来此参加学术与艺术的交流。
         我们十分高兴有机会到这里来谈谈我们对拯救地球拯救人类的一种观点,一种主张。
         在座的女士先生们,有的可能早已知道我们于80年代,就在中国大陆致力于倡导绿色文化、绿色美学,早已知道我们的基本观点是:整个人类应该一道致力于追求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动态和谐,人类主客观两个世界的优化与美化。
        是的,在我们看来,为使这个破碎的地球得救,为使曾经或正在走入误区的人类得救,舍此别无良法。
        人类社会出现以后,本应共同承担的一个根本任务,就是合力使整个人类愈来愈好地生存与发展,并日益完善与完美。为此,就该认真地研究:人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人类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生存与发展的环境,以及人与环境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就应该不断提高人自身的质量,人际关系的质量,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环境的质量,以及人类与环境的关系的质量。就应该通过物质文明建设以实现符合客观规律的真理化、即真化,通过制度文明建设以实现符合人类伦理的道德化,即善化,通过精神文明建设以实现符合人类审美理想的艺术化,即美化。人类完全应该通过三种建设使人类主客观世界在自然人化、人对象化、物我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过程中达到以真与善为基础的美的境界。这种境界是主客体各种因素并行不相悖、并育不相害、多样统一、多元互补的高度和谐的境界。这种和谐境界表现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便是生态不失衡、环境无污染、自然资源可永续利用,人类与生物圈内多样生物协同进化;表现在人与人的关系上,便是互爱互助、共谋发展、共谋幸福,通过和平协商的办法,解决彼此间的争端;表现在人自身,便是精神需求与物质需求协调发展,精神境界与物质享受水平相应提高。这种和谐境界,将充溢着共存共荣的宽容,互动互助的善,互渗互补的爱,协调共进的和平,普天同庆的欢乐。这种和谐境界又还是一种“日日新、又日新”、螺旋形发展的动态的和谐境界。为求达到这种和谐境界,人类不能是抛弃当时的高科技而回到古老的“桃花源”,而应努力发明与采用绿色高科技以求逐步进入绿色文明的“理想国”。
        令人深感遗憾的是,多少个世纪以来,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一直膨胀自己,又一味糟蹋自然,以致带来了自然的无情报复,从而产生了人与自然失衡的生态危机;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群体与群体的关系,人类往往大欺小、强凌弱、富压贫,小、弱、贫又理所当然地要仇视与报复大、强、富,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以致纷争不已,战火不停,从而产生了人与人失衡的世态危机;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自身的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的关系,一味追求物质享受、物质占有,而放松精神境界的提高,以致生理与心理畸形发展,从而产生了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人的生理与心理失衡的人态危机。也因此,人类的主客观世界不仅难以优化与美化,而且日趋劣化与丑化。三大失衡的危机与两大劣化丑化的状况,不仅严重影响了人类的良性发展,而且严重危及人类的苟且生存。历史上虽有少数先知先觉、志士仁人不断发出危机警号,并不断进行追求三大和谐与两个美化的社会实践,但人少力薄,难以挽三大失衡与两个劣化、丑化的狂澜。我们认为,时至今日,人类必须普遍觉醒,共同努力,以物质文明、制度文明与精神文明的良性建设,去克服三大危机,递进实现三大和谐,使人类追求主客观世界的真善美有机统一的境界的进程,不致停滞,并得以普遍加速进行。
        为此,我们认为,人类不应该继续坚持经济效率优先的发展方式,也不应满足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方式,而应实施以人为中心的综合发展的方式。
        以人为中心的综合发展方式,它以包括社会、经济、文化、环境、生活等多项指标在内的发展指标体系,去代替单一的以GNP为中心的发展指标体系,它不仅要求把经济的发展建立在生态持续能力的基础上,而且要求把权力结构建立在人民积极参与的基础上。它以人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人人生活质量全面改善作为追求的主要目标。它以人与环境、人与人、人与集体、集体与集体的和谐作为整个社会发展的主题。它要求发展既是高效的,可持续的,又是高道德的,高审美的。
        我们希望,未来的人类社会是一个这样的社会:全人类从整个人类的根本利益的考虑出发,多元互补,和睦合作,共同谋求人口适度繁衍,资源适度开发,生产适度增长,生活适度消费,多样的生物与大自然环境协同进化,有限的地球与无垠的宇宙永续利用,人类社会全面进步,人类素质整体提高,人类的物质享受始终低熵,人类的精神境界不断升华,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一直趋于动态和谐,人类的主客观世界递进实现真、善与美。这样的社会,可以叫绿色文明社会,可以叫绿色文明地球村,可以叫绿色的人类大家庭。
我们把我们这一套想法、这一套主张叫作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是因为我们一批创始者乃一群文化人,又大多是美学工作者,我们是从文化学、美学这个角度切入这个关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的重大问题的研究的;是因为在我们看来,文化就是人类为求愈来愈好地生存与发展,并日益完善与完美的一切设想、设计和创造,文化是一种运作,其成果便是文明;是因为,在我们看来,美学的根本任务,就在于帮助人们根据美的规律美化人类的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是因为在我们看来,绿色象征着蓬勃的生机,旺盛的活力与绵延的生命;象征着理解、宽容、善意、友爱、和平与美好。
        我们从80年代起,就在安徽省成立了一个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学会,简称绿学会。一面致力于理论研究,出了一些书,发表了一些文章,办了一个内部交流的刊物,举办过一些学术研讨活动;一面尽量进行一些社会实践,为生态农业生态农村、生态企业生态城市的建设,为环境保护,为生物多样性的捍卫等,做了一些调研、规划、设计、技术指导等具体工作。
        我们还在提倡一种绿色艺术,我们主张艺术家应以自己的艺术语言,使人惊叹大自然的美好,从而不忍心对大自然进行破坏性的改造;使人惊叹生物的丰富多样及与人类的相互依存关系,从而不愿去扯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缺少的生物链;使人有感于森林与淡水对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的重大意义、重大价值,从而不会去滥伐森林,浪费或污染淡水。同时要求它能使人类具有“人溺如己溺”的博爱精神,而完全抛弃“人对人是狼”的森林规律;能使人发展“见贤思齐焉”的向善意识,而完全抛弃“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玩世态度。
        我们不敢说,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们所想做的一切,因为我们都很渺小。但我们的确在努力去做我们所想做的一切,因为我们毕竟具有人的良知。
        有人说我们是在做绿色之梦。而我们,我们痴心不改,总希望有一天能圆我们的绿色之梦。